主页 > B泰生活 >男子12年前杀妻判死刑‧2女儿盼元首宽赦 >

男子12年前杀妻判死刑‧2女儿盼元首宽赦

2020-07-25

男子12年前杀妻判死刑‧2女儿盼元首宽赦(彭亨‧文德甲24日讯)12年前因不慎错手杀妻而被判死刑的岑振来(55岁),他的哥哥和2名女儿都希望可获最高元首、苏丹及联邦宽赦局网开一面,宽赦目前被囚禁在监狱的岑振来,让岑振来有生之年能与他们一起度过。岑振来的妻子廖亚彩生前患有产后忧郁症,12年前,他在吉隆坡蕉赖与妻子发生争吵后持刀打斗,丧失理智下不慎错手砍死妻子。较后,他在沙亚南高庭被判处死刑,其五哥岑振源虽为弟弟提出上诉,但最终法庭驳回,弟弟仍旧维持死刑判决,无法逃过死劫。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如今,岑振源连同岑振来的2名女儿,即19岁的阿怡和15岁的阿欣,在觉之家主席兼马来西亚全国监狱弘法秘书林继昌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最高元首及彭亨州苏丹及联邦宽赦局能宽赦岑振来,让他有一个重生的机会,与家人共度余年。现年57岁的岑振源在弟弟振来发生事后,就一直肩负起照顾2名侄女,也一直为了振来的案件四处奔波,寻求律师的协助,但最终因自己一开始找错了律师,使弟弟的案件无法被挽回及修改为误杀,就连3次的上诉也被法庭、上诉庭和联邦法院驳回,让他感到非常难过。他指出,这12年来,为了弟弟的官司和案件,他也把积蓄耗尽超过10万令吉,目前弟弟的两个女儿居住在妹妹家。“不管我和妹妹怎样照顾胞弟的女儿,我们始终是她们的伯伯和姑姑而已,无法变成她们的爸爸妈妈。”他说,当时振来并非有意图要杀死弟妇,事件的起因是弟妇患有产后忧郁症,谁也不想会发生如此的事,事后家人都非常难过。他指出,弟弟因为先被弟妇割伤手,在争执间一时失去理智,才会错手砍死妻子,弟弟在事发后也完全不知发生何事,只是呆呆坐在弟妇的尸体旁。“他最后是被闻讯而来的警方带回加影警局,才知道自己刚刚犯下错事。振来不是有意图谋杀弟妇,所以最多也应该是被判误杀的罪名。”这起案件当年事发后,拖了7年于,岑振来在沙亚南高庭被判谋杀罪名成立,判处死刑。岑振源说,在高庭判决后,他曾继续寻求另一名华裔律师的协助,为弟弟的案件提出上诉,但,位于布城的上诉庭驳回上诉。“但我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到联邦法院上诉,无奈案件于,也遭联邦法院驳回,让我的希望破灭。”他说,这12年来,他每个月都定期到监狱探望弟弟,让他得知家人仍然非常支持他,“他非常感谢我一直以来不放弃他,还带两个女儿到监狱探望他。”兄指弟不与人结怨岑振源形容,胞弟振来是个文静及内向的人,品行向来很好,从不与人结怨,是一位好好先生。“他初中二就辍学,然后去当一名机械技师,虽然他受的教育不高,但学习态度是非常勤奋。”他说,命案发生后,弟弟家中的租户兼弟妇的同事,出庭供证时曾向法官提过,指弟妇有透露过自己生产小女儿后患有忧郁症。但主控官及法官并没有以这个供词来作为修改罪状,而是以证据确凿,一口咬定弟弟是以凶器砍死弟妇,这是他无法接受弟弟被判死刑的原因。身为哥哥的他,在弟弟发生事情后,一直抱着正面的态度来鼓励弟弟,近年来向弟弟说会为他写信给最高元首、苏丹和联邦宽赦局,希望获特赦免处弟弟死刑。如今,他和弟弟都各自抱着这个最后的希望,期盼有一天兄弟俩可以面对面重聚。监狱弘法会:应获重生机会觉之家主席兼马来西亚监狱弘法会秘书林继昌说,振来在监狱的行为良好,没有任何不良的记录,现在也虚心向佛,对于自己的过错也忏悔。“我认为他应该获得一个重生的机会,让他重新过会正常的生活。”林继昌在猛巴卡监狱探望岑振来获知他的案件后,认为振来不应该被判死刑,希望能协助振来得到宽赦。他说,他较后与振来的哥哥岑振源联络,获悉彼此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可以为振来寻求特赦,让振来可以免除死刑。他指出,在这十四五年来,觉之家已有3起重刑囚犯获联邦宽赦局特赦的个案,其中一个较让人熟悉的个案就是无期徒刑的“郭富成”,他也曾在狱中出过一本书名为《狱中的羔羊》,希望藉此书警惕世人,勿步他的后尘。他说,当年他们积极求情和致函宽赦局后,郭富成获准从无期徒刑换成终身监禁。另两个个案也同样获得宽赦,其中一个个案是他们聘请辩护律师为被告辩护,让案件的刑罚减至最轻。岑振来是文冬人将求助廖中莱觉之家主席兼马来西亚监狱弘法会秘书林继昌说,虽然他们之前协助过重刑囚犯获联邦宽赦局特赦,但岑振来的死刑案,是他们第一次做。无论如何,他们不会放弃,也会寻求马华总会长兼文冬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协助。“岑振来是文冬人,所以我们也会寻求文冬当地的华团及政党一起联署签名支持宽赦岑振来。”他说,岑振源也与振来的2名女儿一起写信给最高元首、苏丹及联邦宽赦局,要求可以网开一面宽赦振来。岑振源补充,弟妇的哥哥也会一起支持这项宽赦振来的动议,“他们一家人其实也原谅了振来,也希望他能获得宽赦和重生的机会。”大女要帮理髮小女要抱父岑振来的大女儿阿怡和小女儿阿欣,谈到如果爸爸可以获得“重生”的机会,重返与他们一起生活,阿怡说最想做的事是帮爸爸理髮,小女儿则说第一时间会紧紧拥抱爸爸。岑振源也希望可以再次拥抱弟弟,因为在这12年来,他不曾再拥抱过弟弟,“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会非常珍惜。”爸爸在监牢服刑在记者上,19岁的大女儿阿怡受询及是否已经原谅父亲,她回答:“我早就原谅了爸爸。”大女儿阿怡是当年目睹父亲砍伤母亲的证人之一,虽然当年她才7岁,但知道父亲并不是有意要杀死母亲,她早已选择原谅父亲,毕竟现在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妹妹,还有一个就是在牢狱服刑的爸爸。询及她每当探望父亲时,会对父亲说些甚幺话题,她仅表示像平常般闲话家常,告诉父亲自己的生活,“不过如果爸爸能回来的话,我要为他剪一个美美的髮型。”受访期间,阿怡不禁流下眼泪,反而妹妹阿欣则没有,毕竟当年她才2岁,不知道发生甚幺事,对父亲的记忆也不是非常有印象。儘管如此,妹妹阿欣说,如果爸爸能回来,她会抱着爸爸,体验被父亲抱的感觉。‧2014.05.24


上一篇:
下一篇: